• 全国

  • 北京 天津 济南 青岛 郑州

  • 上海 南京 杭州 福州 厦门

  • 深圳 广州 南宁 香港

  • 武汉 长沙 南昌

  • 成都 重庆 昆明 贵阳

  • 西安 银川

  • 沈阳 大连 哈尔滨 长春

  • 鞍山 安庆

  • 北京 包头 保定 蚌埠 宝鸡 本溪

  • 长治 沧州 承德 常州 常熟 长沙 常德 郴州 成都 重庆 长春

  • 大同 东营 东莞 德阳 大连 大庆 丹东

  • 福州 阜阳 佛山 抚顺 阜新

  • 广州 桂林 赣州 贵阳

  • 呼和浩特 邯郸 菏泽 杭州 合肥 淮南 淮安 湖州 惠州 衡阳 黄冈 黄石 汉中 哈尔滨 葫芦岛

  • 济南 济宁 晋城 金华 嘉兴 江阴 江门 九江 荆州 吉林 锦州 焦作

  • 昆明

  • 临沂 聊城 临汾 龙岩 丽水 柳州 洛阳 乐山 兰州 辽阳

  • 马鞍山 绵阳 牡丹江

  • 南京 宁波 南通 宁德 南宁 南昌 南阳 南充

  • 莆田 平顶山 盘锦

  • 青岛 秦皇岛 泉州 衢州 钦州 齐齐哈尔

  • 日照

  • 石家庄 上海 苏州 绍兴 深圳 汕头 韶关 上饶 随州 沈阳 松原 四平 商丘

  • 天津 太原 唐山 泰安 台州 泰州 通辽 通化

  • 潍坊 威海 无锡 温州 芜湖 梧州 武汉 乌鲁木齐 渭南

  • 厦门 徐州 襄阳 新乡 许昌 湘潭 西安 孝感 香港

  • 运城 烟台 扬州 盐城 玉林 宜昌 岳阳 宜春 延安 银川 营口 延吉市

  • 张家口 淄博 枣庄 漳州 镇江 舟山 珠海 中山 湛江 郑州 张家界 株洲 遵义

24H海岛服务热线

400-686-1799

占领海岛 最高立减¥3100
占领海岛 玩不够

当地景点介绍

  • 达令港达令港

    这里可是闻名遐迩的旅游景点,秀美的风格吸引了无数游客前往参观。每到夜幕降临,更是灯火阑珊,...

  • 大洋路(Great Ocean Road)大洋路(Great Ocean Road)

    大洋路位于墨尔本西部,是为纪念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修建的,参与建设的人也包括许多参战老...

  • 大堡礁大堡礁

    第一次见到如此多艳丽的珊瑚,第一次和海龟大鱼近距离接触,晕船什么的都立刻成了浮云,到了大堡...

  • 黄金海岸黄金海岸

    在黄金海岸看日出是最佳位置。太阳在海的下边被慢慢的托起,他是那样的圆,那样的红。海水慢慢的...

世界尽头_范迪门地【塔斯马尼亚】

作者:不知旅途的马 发表时间:2015-06-15 收藏 分享

Day1 墨尔本-霍巴特

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。记得那天是一大早的飞机。到塔斯的时候也才10点钟的光景。
 

(飞离澳洲大陆)
飞机在曙光中顺利起飞的时候,我跟荷叶都松了一口气。挑了南半球最冷的日子去离南极那么近的地方,并非我们本意。已经定好了团去新西兰的我们,在去出票的那天被告知受智利火山灰影响,去新西兰的飞机已经连续两天无法起飞了。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转战‘澳洲版新西兰塔斯马尼亚

 

(飞跃巴斯海峡)
 塔斯马尼亚往北与澳洲大陆隔着海峡相望,往东与新西兰隔着塔斯曼海,往西,往南都是茫茫太平洋。因为距离短,一路都保持低空飞行,不一会儿就看到陆地了。

 

(抵达霍巴特
飞机降落在嫂子口中那个比足球场略大的机场,霍巴特机场。为了保护岛上的生态,霍巴特机场对旅客随行物品的检查相当严格。出了安检口,就看到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拿了个写着我两名字的牌子在等候。这就是我们塔斯旅行的导游,Mick同学。
Mick跟我们打了招呼,拉着我们的行李就走。我挺纳闷儿,怎么就接我们两。Mick表示,其他旅客先到了,在植物园耍着呢。我跟荷叶很惊喜地上了一辆,商务车...,看来,这‘其他旅客’再多也不会超过五个人了...
果然,到植物园就接了乐乐一家三口。加上Mick一共六个人,心中暗爽到,这就是传说中的包车啊。

 

(威灵顿山)
第一站去的是威灵顿山。到达山顶只觉得眼前一片开阔。从这里可以俯瞰塔斯马尼亚的首都,霍巴特。 霍巴特水系丰富,此时更有滚滚云雾从远方入海口涌入。这样的场景带给当年的我们不小的惊叹。

威灵顿山

(观景台原片)
可惜,当时我是个刚刚摸到单反的菜鸟,此行自然是全程自动挡。但现在看来当时虽然对技巧毫无头绪,却有着对拍摄的热忱。一个毫无亮点的地儿都得按上两三下。
山顶天气很好,阳光温暖得融化了山顶的积雪。天空也蓝得格外有层次。

 

威灵顿山

 (火山口
威灵顿山原来是一座火山,并且有再次喷发的危险。于是当地居民便出了这个辙,用水泥封住了火山口。那时候什么照片都喜欢上点儿粉扑扑的滤镜,也好,看起来清新点儿。

 

威灵顿山

 (果汁)
下了山,Mick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小憩,还给咱买了果汁。话说这果汁真的好喝得没话说,我们甚至在郎塞的机场还捞了瓶带回墨尔本

 

(吉百利)
接着,乐乐一家的行程是去参观巧克力工厂。但这个项目不在我们的行程上。Mick觉得将我们丢在车上等有那么一丢丢不人道,于是也给我们买了票。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在这里买的巧克力,两年后的今天仍然在冰箱里冻着。

 

(品酒)
接下来的行程是我非常不感冒的,品酒。一个一杯倒的人,哪里有资格品酒。果然,这个很帅的酒保给我倒了第一种酒,我舔了一下,就趁他不注意给倒掉了。第二种开始我就让他少倒点,我的舌头已经跟打了麻药一样了,屡都屡不直了。后面几种我直接就舔都没敢舔...荷叶表示我这是在暴殄天物,那也没办法了。
这个酒庄在塔斯马尼亚非常有名。酒庄的主人是个又有钱又文艺的家伙。地面上种葡萄,地底下也没闲着,开了一家前卫艺术馆。

 

 (面具)

 (凯迪拉克的棉花糖)

(白虎位)
博物馆的规模之大让人啧啧啧惊叹,馆藏艺术品的前卫程度也让人觉得这个酒庄主人绝非等闲。那些终年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的藏品,我还是保留意见和照片,不发出来了。
再次回到地面上的时候,夕阳已经西沉了。
晚上同乐乐一家吃过饭后,一起散了散步便回酒店了。在屋里呆坐了一会儿,觉得现在睡觉为时还太早,于是拿了相机跟荷叶一起挪去了港口。
 

(市政厅)
 

(港口的夜晚)
 夜晚的霍巴特更加寂静。整条街上就我跟荷叶在晃悠。店铺早早就打烊了。我突然意识到,嫂子诚不欺我也。才第一天我就体会到了比寂寞本还要寂寞的感觉。真是难为她还撑了那么久。
 

 

Day2 霍巴特-里奇蒙德-酒杯湾
一大早,自然醒,自觉到大堂等待。没多久乐乐一家和Mick也都到了。向着酒杯湾,出发。 

Richmond 里士满镇

 (里奇蒙德)
开了没多久,路过一个叫里奇蒙德的小镇子,Mick停下车来。英联邦国家对地名的创意相当有限。我们表示墨尔本也有个Richmond, 如不出所料,悉尼应该也有至少一个Richmond,不用说,大不列颠应该有更多的Richmond。
我们下车没走几步便看见这座桥。金灿灿的阳光整好打在它身上,炯炯有神的。觉得这桥长得像赵州桥。一听Mick的介绍,这桥在历史仅两百多年的澳洲人眼里,大概也就是赵州桥的地位。
 

Richmond 里士满镇

(教堂和薰衣草)
再往里走是一所小学校和一座天主教堂。岛上的居民多信圣母,而这座教堂是澳洲现存最早并仍在使用的天主教堂。教堂前还种着一溜薰衣草。
 

 

Richmond 里士满镇

黑水河)
离开里奇蒙德,我们沿着黑水河向酒杯湾方向继续进发。黑水河在我看来散发这一种特殊的美丽。后来看现代尘世美,发现陈奕迅坐着船得瑟的那个河道,正是黑水河。无奈一路都是单行道,连个观景台都没找着,只好在后车窗按几下快门留个念想了。
 

 (白沙滩)
之后Mick在一个沙滩放我们下来HAPPY。远看是个凌乱的沙滩,到处是被海鸥啃烂的贝壳。细看才发现这沙子非常细腻,在阳光的照耀下还闪着银光。
如果到这里10分,我给塔斯马尼亚7分。
谁知道再往前不到3km, 我看到了可以让我打出9分的场景。并不因为它的气势有多磅礴,也不因为它的寓意有多特殊。
只是在一段旅途中,在路边,我看到了敲击我心灵的一幕。
 

 (路边的一个湖,湖面上泛着薄薄的雾气)

(冬天的清晨没有风,整个场景色调冷冽,倒影清晰)
也是从这一刻开始。我有种顿悟的感觉,觉得我想去的那些所谓目的地,并不那么重要了。这一刻我觉得,什么样的生活能比‘在路上’更让人激动,又有什么目的地能比‘在路上’更让人向往呢。

灯塔) 



带着本次旅途最有意义的领悟,我们开始往东走。到达了塔斯马尼亚岛的最东端。来这里,看一个灯塔灯塔,在一直居住在沿海的我来说,是常见的。但此刻心情不同,有遇见风卷流云,遂觉得这个灯塔虽小却伟岸。
下了灯塔往海边走,就看到这滑稽的一幕。一群海鸟跟卫兵似地站在柱子上。我们走过去他们不是一哄而上,而是一只接一只地飞走,仿佛训练有素。
 

(海鸟)
 

带着这样的好心情,我们开始攀爬酒杯湾。(不是说海湾嚒!!!为神马要爬山???)
爬了没多久,好心情就在艳阳下慢慢流逝。花了半个多钟头才爬到酒杯湾的观景台。上头有一家鬼佬,躺那里歇菜。他们一脸同情地看着我们,指了指旁边的牌子。上头赫然写着‘观景台维修中,回见嘞您内!!!’。心中默默问候着澳洲国家公园维护系统。一边用刚刚悟出的道理来说服自己。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大家默默往回走。就在快到达山底的时候,我们发现了,这货。

(一脸饼干渣的沙袋鼠)
沙袋鼠是塔斯马尼亚特有的一种袋鼠。比起澳洲的大路货,小岛货果然很袖珍。沙袋鼠是世界上最小的袋鼠种类。别看小,这货却很能吃...

(吃货:撒手,吃着呢)
喜欢在游客聚集地出没的动物,野性基本都被消磨得差不多了。这货也一样,开始还装羞涩,躲得远远的。姐我甩出一袋饼干,丫就毫无节操地蹦跶过来了。看来冬季游客不太多,这家伙显然是饿着了,吃了整整一袋饼干。乐乐妈还想办法喂了它一点矿泉水。那神态就像照顾自己家的小狗狗。喂饱了这个吃货,我们却饿了。带着叽里咕噜的肚子,我们飞速奔向今天最后一个景点,喷水岩。
 

酒杯湾

(喷水岩)
今天的喷水岩状态不佳,水花压得太好了,没有喷惊心动魄的效果。
 

(晚霞)
饥肠辘辘的我们也懒着等大水柱了,赶紧回到霍巴特去吃饭才是真的。车窗外,残阳如血...
霍巴特的时候已经夜了。我们直奔传说中的MURSE海鲜大排档。
 

(验个毒)
点了很有名的黄不溜秋的太平洋生蚝,当地的蓝眼,扇贝什么的。总的来说就是澳洲版沙县,整个基调就是个鱼和薯条啊。只是专门纪念一下,荷叶在此地嗑掉了她人生第一枚生蚝。
 
 
Day3 霍巴特-塔斯曼半岛-亚瑟港
今天的行程不跟乐乐们一起了,队友变成了两个姑娘,估计是气场不和,一天下来半句话都没讲,但Mick还是那个Mick...
因为晚上缺少娱乐,睡得太早,我跟荷叶一早就自然醒了。离出发还有一个多小时,不如先出去逛逛。真是个正确的决定。
我们下了楼,嗖嗖往港口走去。
 

(早上好,霍巴特
清晨的霍巴特倒是热闹得让我们有些吃惊。后来一想,原来是周六,有萨拉曼卡集市。朝阳透过树的斑驳在路上,墙上,美得很特别。
 

萨拉曼卡集市

(船)
到港口看了看船。不知哪一艘是去南极的科考船呢。
 

萨拉曼卡集市

 (肉卷儿)
看着看着觉得肚子又饿了,去集市买了个肉卷,荷叶表示味道很不错。
 

萨拉曼卡集市

(再一眼霍巴港)
晃悠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再看一眼霍巴港,Mick就来带我们开始今天的旅程啦。
 

萨拉曼卡集市

(棋盘石上的影子)
一路上沿着海岸线走,参观塔斯曼半岛的地质奇观。有点印象的是这个棋盘石,千沟万壑的俯瞰的时候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除了这个就记得有一个叫魔鬼厨房的景点,有一个拱门一样的东西,略壮观。其他就被我淡忘了。
 

(被遗忘的风光)
 

快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亚瑟港亚瑟港最有名的景观就是监狱。至于澳大利亚和监狱的故事大家应该都了解了,就不累赘了。

 

亚瑟港历史遗址

(这可不是许愿池)
 亚瑟港监狱临海港而建,风景优美。一进去就看到这个池子,地下有几枚大大小小的叶子。Mick说,这是96年有个疯狂的凶徒,在这里杀了三十多个人,之后地面的血一直洗不干净。于是建了这个池子,并在池底做了这三十多片叶子来悼念他们。
我们掐着点来的,刚好就有船出海。我们就登船而去了。
 

亚瑟港历史遗址

(出海了)
 
亚瑟港是一个半岛地貌,三面环水面对茫茫塔斯曼海,犯人想要逃跑就难上加难了。
而如今,这里确实看风景的绝佳地点。船开到中间一个小岛,广播介绍说这是犯人死后尸体埋葬的小岛。船上的高中生一听这话瞬间都激动起来,抢着跟小岛合影。
 
 

亚瑟港历史遗址

(牢房)
亚瑟港监狱的主体已经在大火中被焚毁了。现在留下的断壁残垣还可以看出当时的规模。当年修建这些牢房的人不是别人,正式犯人自己。有点画地为牢的意思。
 

亚瑟港历史遗址

(铁窗外)
他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,望着铁窗外的蓝天。饱受寂寞的摧残,以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。突然就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,但该被救赎的人,也许并不在这铁窗之内。
 

亚瑟港历史遗址

(日落了)
 
那些从遥远日不落帝国来的囚徒们,不知你们站在这里看日落的时候,是怎样的心情。
 
 

 

 Day4 霍巴特-罗素-郎塞斯顿
 
今天准备北上,纵穿小岛,晚上住在郎塞。接下来两天的旅程就剩下我两和Mick了。一辆商务舱,荷叶干脆包圆了躺下睡觉。





 

 (黄天)
今天天气一直阴沉着,Mick带我们将霍巴特绕了个遍,让我对那些海景房流够了口水。之后便开始了我们的纵穿,没开出去多久,眼前的风景就变成了澳洲特色的荒草地。配着这即将落雨的黄天,还真有一丢丢苍凉的赶脚。
 

(萧瑟河岸边)
中午的时候开到了罗素。小镇上冷清的很,在萧瑟的河岸边文艺了没两分钟,天就开始下雨了。我们赶紧上车,穿过了人生的十字路口。让我联想到了贝克街的亡灵。这个路口之所以有个听起来很有哲理的称呼。是因为镇上的酒馆,教堂,市政厅和监狱在这个路口汇合。象征了人们在人生中会面临的各种选择。Mick会带我们来这个小镇,绝不仅仅是带我们来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的。而是因为这里的一家面包店。
 

罗斯小镇

(Ross Village Bakery)
这家面包店一早就蜚声在外,名气不仅比罗素桥大,甚至连罗素小镇的旅游业都是因为它而红火的。一看就是很卡通很温馨的一家店。所以吸引来了宫崎骏,他在这里灵感大发,以这家店为背景创作了[魔女宅急便]。而这家点至今也一直保持着跟卡通里一样的布置,连里头烤面包的大炉子都还在使用。
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冬天了,是小镇的旅游淡季,所以老板贴出了一张很萌的告示,说小店也要冬眠一阵子了。我们在这里取了会儿暖,吃了Mick很推荐的仙贝派(咸的,我中意),和一些甜点(洗睡)。周身都暖和过来之后,我们又继续上路了。
 

罗斯小镇

(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)
一看到郎塞的街道我就想来一嗓子,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~~~虽然我们不是从海上来的,但到处都湿哒哒的也有那么点儿意思。
 
 

(小屋)
今晚住的地方很特别,一个高尔夫球度假村,我们就住村里最小那个套间。外头看还真小,但里头还五脏俱全的,两张大床还有厨房卫生间小阳台。外头还有野鸭在溜达,环境好是没话说了。
 
Day5 郎塞-摇篮山-墨尔本
今天是旅程的最后一天,也是我最期待的一天。一早起来天气就很诡异。啃了两牛肉派,暖呼呼地就出门了。
 

摇篮山

 (晴)
 

摇篮山

(向西)
我们就在忽晴忽雨中,一路向西开去。一路看不见限速牌,也看不见交通岗,甚至别的车都很少。
路况很好,但我的心情却很忐忑。不知到摇篮山的时候天气如何。
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。当Mick停下车对我们说,摇篮山到了的时候,那么大一座山,近在眼前,愣是被瓢泼的雨水隔断视线,连轮廓都看不清。这雨不像一时半会儿能停的,真的没有缘分了麽。但心里很不甘,再等等,再等等。终于在半个小时的等待后,摇篮山撩开了她神秘的面纱。
 

摇篮山

摇篮山
 大雨随时会重新降临。我们赶忙下了车,沿着德芙湖的栈道疾行。果然走了没半小时,大雨又跟豆子似地砸了下来。
 
 

摇篮山

摇篮山
匆匆再拍一张摇篮山的倩影,赶忙就遁回了车里。去小木屋里烤烤火,身上稍微舒服点儿了,准备回程的时候发现天空居然又晴了。抬着腿就顺着一条栈道往山里跑。
 
 


 

摇篮山

 (雨林)

摇篮山

 (湍急)

摇篮山

 (世外)
摇篮山腹地一派雨林气息,刚刚下过雨溪水显得格外湍急。我们奔进的是摇篮山最短的徒步栈道,大概半小时就能走一圈。据说真正的经典,是那个六天才能走下来的世界级徒步栈道。虽然很向往,但深知这样的项目一定不适合我,而这样的景色在当时的我眼里已经足够美好。
出了栈道,这次旅行也就告一段落了。我们在大雨中往郎塞开去。路上衷心感谢了Mick的无微不至,并祝他生意兴隆啦。
 

摇篮山

(后视镜里的世界)
每次看到后视镜里倒退的世界,心里都会觉得很不舍。在心里默默地和摇篮山道别,和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小岛,道别。

发表评论:
提交评论

热门游记:

热门线路: